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九歌》中比喻修辞的审美意蕴

2019-11-27 15:09:45

 

摘要:屈原的《九歌》历来被认为是楚辞中具有代表性的精华之作,它的艺术价值也成为研究者不断探究的领域。本文从修辞角度探讨《九歌》中用鲜花香草、自然景物、玉等喻体的比喻修辞手法对其高洁的人格、忠贞的信念、执着的追求等抒志之情的表达,并以此来探讨《九歌》中比喻修辞所体现的述志性、坚志性和文化性的审美意蕴。
关键词:《九歌》;比喻;审美意蕴;比喻修辞格
在修辞中是最为常见的一种辞格。现代修辞学大师陈望道先生在《修辞学发凡》中将其称为“譬喻”,他给出的定义是:“思想的对象同另外的事物有了类似点,说话和写文章时就用那另外的事物来比拟这思想的对象的,名叫譬喻。”[1]中国的诗歌创作有许多作品都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格。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创作的一大艺术特色,即是赋比兴修辞手法的运用,而这里的“比”即是一种比喻修辞格。屈原继承了这一修辞手法,并把它运用到了自己的作品当中。屈原在《离骚》中就运用了大量的比喻修辞,让我们透过《离骚》看到了屈原诗歌之美。而在《九歌》大量的比喻意象中,我们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述志性,并且与《九章》《离骚》的述志抒情是一脉相承的。屈原在《九歌》中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格,不仅体现着自身的高洁自好,还有他对国、对君的忠贞,对理想信念的坚定与执着。可见屈原的《九歌》不仅仅是祭歌,也是屈原借祭歌来表达自己高洁的人格、对如神灵般的明君的渴望与忠贞,以及他虽身处劣境却仍信念坚定的执着精神,无不体现出《九歌》中比喻修辞独特的审美意蕴。
一、以植物的芳洁喻高洁的人格,体现述志性的审美意蕴
“香草美人”的诗歌象征手法是屈原的创造,但它们又是与楚国地方文化紧密相关的。[2]它与原始的巫术和宗教祭祀活动紧密相连。古人认为神灵比较喜爱香草,香草便成为古代巫术祭祀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香草美人”的比喻常常是与主人公的人生遭遇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楚地“信巫鬼,重淫祀”,自然,香草便成为祭祀或巫神取悦神灵之物。在《离骚》中,“香花香草以配忠贞”,而在《九歌》中,屈原也用佳花芳草来祭祀,以表达对神灵的敬重。将明君视为神灵的他,正是用这些鲜花香草的芳洁来比喻自己高洁的人格,以表达对明君的忠贞。“香草本身就具有高洁芬芳的特征,它自身香洁的内在品质常常被比喻为美好的德行。”[3]《九歌》中,屈原正是用鲜花香草的高洁与自身高洁人格的一致性,将本体与喻体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比如在《东皇太一》中就有这样的描写:“瑶席兮玉調,盍将把兮琼芳。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这里的琼芳、蕙、兰都是香草,桂、椒都是香料,而这一篇所祭祀的是最高天神的乐歌,故用香草香料来表达对东皇太一的虔敬与祝颂。[4]而在屈原看来,明君就是最高的神,故用蕙、兰这样圣洁的鲜花来祭祀神灵,表面上是表达对神灵的虔诚,实际上是以鲜花香草的高洁来比喻自己同它们一样的高洁人格,进而表达对明君的忠贞。再如《云中君》中有:“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这里写祭祀者用芳香的兰汤浴身,用白芷洗发,衣服华丽如芳香宜人的花,这里用“兰”“芳”“英”这些圣洁的鲜花香草,来比喻自己如它们一般的高洁人格,进而表达自己对明君的忠贞。又比如《山鬼》中,“被薜荔兮带女罗”“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等诗句中的“薜荔、女罗、辛夷、桂、石兰、杜衡、芳馨”———这些山鬼为了见心上人来修饰自己所用的鲜花香草,其本体(即花草的圣洁与芬芳)与喻体(即屈原高洁的人格)是一致的,通过这样的比喻我们可以看到,屈原高洁的人格和他对明君的忠贞与渴求。屈原常用“香草”来比喻美人或神灵,这与南楚文化紧密相关。就像南楚文化中“兰”曾是某些氏族的图腾,而《九歌》中用“兰”来比喻高洁的公子、美人或神灵,这体现了南楚文化的特征。屈原在其中融入了自己高洁的人格和美好的理想,这也使得《九歌》超越了一般的祭歌,语言具有一种文学与艺术之美。《九歌》中所用的鲜花香草多为南方楚地的特产,我们从这些普通的花草中,也看到了屈原对楚地的热爱与眷恋,这是一种忠贞不渝的信念。用鲜花香草来喻忠贞这样的比喻,在《九歌》中还有很多,本体自身的芳洁与美好,与喻体高洁的美德之间的内在一致性,让我们看到了《九歌》中的比喻意象的述志性,体现了一种内在的意蕴之美。通过这些植物的芳洁,比喻高洁的人格,从而体现比喻述志性的审美意蕴。
二、用自然万象等景物来比喻所处环境,体现坚志性的审美意蕴
《九歌》是楚国祭祀神癨的乐歌,天地、日月、风云、雷电、雨雪、山川等自然万象都在作品中出现,并且作了细腻的描摹。但这些看似常见的自然景物,在作者的笔下已然超越了物本身,而是作者用以比喻的所处环境,也有作者在逆境的抗争中对理想坚定、执着地追求。《湘君》中有两句很典型的比喻:“桂棹兮兰籱,斫冰兮积雪。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这里作者用“桂”和“兰”的芳洁来比喻自己高洁的人格和对国家的忠贞,用“冰”“雪”来比喻自己在湍急的流水和滚滚的浪花中行进,这就像是到水中采薜荔、到树上摘荷花。从诗句上看,两句中的本体和喻体似乎没有可比性,但这两句中所描述的环境是恶劣的,所要做的事情也是不可行的,而这与屈原当时的处境———不被国君信任、理想难以实现是一样的。这样的比喻意象,让我们看到了语言内在的美感。与此相似的比喻在《湘夫人》中也有,如“??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其中萧瑟的秋风、汹涌的波涛、纷纷的落叶,都比喻了所处环境的恶劣,及不被国君信任的悲哀。故用“鸟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来比喻心意难达。虽然环境是恶劣的,但屈原仍然有自己的信念和理想,这样的比喻在《九歌》中也有很多。如在《大司命》中:“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令飘风兮先驱,使东雨兮洒尘。”“乘龙兮辚辚,高驼兮冲天。”都写出了作者虽身处劣境,但心志坚定,仍然坚信自己的美政理想并要实现它。另如《云中君》中“烂昭昭兮未央”,写天色微明但夜犹未尽,以此来比喻所处之境,虽看到了希望,但仍被放逐。“与日月兮齐光”“蕍远举兮云中”,这两句写要与日月齐光,让光芒照耀九州,以此来比喻自己让楚国繁荣、恩及天下的远大志向。这些自然景物,让我们看到了屈原坚定的志向,虽然所处的环境恶劣,但仍信念坚定并不断在抗争。如在《东君》中:“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抚余马兮安驱,夜??兮既明。”这几句便写出了太阳的光芒是隐藏不住的,大地终将会迎来光明。并在“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撰余辔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这几句中,用穿过黑夜向东行、射天狼来比喻自己坚定的信念终将改变所处劣境。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作者运用比喻来表达自己对所处劣境的抗争和战胜其的坚定信念,体现其坚志性的审美意蕴。
三、用“玉”作比显示高洁的品质,体现文化性的审美意蕴
“玉”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有这样的记载:“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所以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有“以玉比德”一说,“玉”常用来比喻高尚的人格、君子的高洁等。玉文化在传统文化中,有着与宗教、道德、政治相关联的内涵,具有独特的文化魅力。在屈原的《九歌》中,“玉”出现的句子并不是很多,但“比德于玉”的内涵却很深刻。屈原在《离骚》中用:“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直接来比喻自己高洁的品质与远大的理想。而在《九歌》中,则是借祭祀来比喻自己高洁的品质与坚定、执着的政治追求。如《东皇太一》中:“抚长剑兮玉珥,趚锵鸣兮琳琅。瑶席兮玉調,盍将把兮琼芳。”瑶,石之次玉者。琼,玉枝也。说的就是把自己修饰清洁,以瑶玉为席,美玉为調,来敬待神灵。这里的玉、趚、琳琅、瑶、玉調、琼,本义都是美玉,在这里作为圣洁的祭器,与古人所说“玉是灵瑞之物,玉为道德之尊”相一致,以此来比喻自己高洁的品质和君子的气节。如在《湘君》中:“捐余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君子佩玉以洁身明志,作者在这里把玉投到江水之中、把玉佩丢在醴水之滨,以此来比喻自己高洁的志向和执着的理想追求。这两句与《湘夫人》中的“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躉兮醴浦”同义,都是以此来比喻自已的忠贞与高洁。屈原在《九歌》中所有关于“玉”的描写,都是从“以玉比德”出发,用玉的“润泽以温、理自外,可以知中、专以远闻、不挠而折、锐廉而不忮之”这五德来比喻自己如玉一样的高洁品质,不仅成为玉文化的一部分,也对后世文人以玉作比产生深远影响。人们常把玉本身的自然特性比附于人的道德品质,作为所谓“君子”应具有的德行而加以崇尚歌颂。传统观念中把玉和德结为一体,寓德于玉,以玉比德。玉和中国民族的历史、政治、文化和艺术的产生和发展都有着密切的关联,影响着一大批文人墨客及他们的创作。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通过玉的比喻修辞所体现出来的文化性审美意蕴,以及这种文化性审美意蕴对后世文学创作的深远影响。由此可见,比喻修辞格在《九歌》中的广泛运用,使《九歌》超越了一般祭歌的模式化,使得作品更加形象化、生动化,提高了意象的审美价值。同时让我们看到了传统文化自然、高纯而又流动的美,体味了楚地独特的文化意蕴。比喻修辞在屈原的作品中用得很多,运用这一修辞,使得屈原作品的主旨、意蕴与艺术效果充满了美感,我们可以通过这一修辞,从文学、美学、文化等角度来看《九歌》的审美价值,能更加深入地了解比喻修辞格是如何塑造了屈原诗歌之美和楚辞之美的。
[参考文献]
[1]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新文艺出版社,1954.
[2]袁行霈.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
[3]毛丽湖.楚辞中的“香草”之意蕴[J].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8,(4).
[4]屈原.楚辞[M].林家骊,译注.北京:中华书局,2016.
 
 
 

本文由兰州教育学院学报整理

《九歌》中比喻修辞的审美意蕴

主管单位:市教育局

主办单位:兰州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8-5823

国内刊号:CN 62-1145/G4

刊期:月刊

开本:16开

语种:中文

刊社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儿湾路191号

投稿邮箱:lzjyxb@163.com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