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黄帝内经》书名英译研究

2019-12-17 15:59:18

 

摘要: 《黄帝内经》名简意丰,英译版本繁多。本文剖古论今,以中医本源意义和现代传播的需要全面剖析了《黄帝内经》书名的文化内涵和研究方法。以传神达意,忠于文化本身为原则,对现有的《内经》英译书名进行比较分析并评论,以探讨合适的《黄帝内经》英译名,为中医文化走向世界提供参考。
关键词:《黄帝内经》;中医文化;书名英译;对比分析
《黄帝内经》是中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首,无论是从成书时间还是理论成果,它都是中华医学的鼻祖,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中医理论专著。远古医学文化错综复杂,先贤们从科学医学的角度,条分缕析,娓娓道来,化繁为简。中医作为一个学术体系,是从《黄帝内经》开始的。《黄帝内经》文辞简要而意义丰富,道理透彻深奥但行文趣味生动,古人誉之为至道之宗,奉生之始[1]5。《黄帝内经》还融合了中国文化独有的天文学、星卜学、地理学和心理学知识。全书建立起了阴阳、五行、天人合一的理论,对人体病理、疾病和人整体的关系有明确深入的阐述,历代医家不谋而遐迩自同,勿约而幽明斯契,稽其言有征,验之事不忒,是中国医药学发展的理论基础也是指导中医现代化和国际化的圣经。
一.《黄帝内经》标题的咬文嚼字
中国传统医学既是承载厚重的优秀文化瑰宝也是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法宝,蕴含着丰富的人文科学和哲学思想。中医文化是以阴,阳和金木水火土五行为理论基础,解释手段和治疗依据的。中医理论一直重视人与自然的关系,强调天人合一,法则天地,把握阴阳,调于四时。道家的崇尚自然,易学的象数和义理和儒家的中庸思想都通过杜撰的黄帝和岐伯的对话科学有序的体现在《黄帝内经》相关的篇目中。他们相互融合形成了中国医学的知识框架和理论系统。《黄帝内经》书名正是古代先贤在历史发展和实践检验中,披沙拣金,充分运用中国文化词语及古汉语表达方式的结果,浸透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洋溢着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当今学界的共识是其“黄帝”之名,是受古人贱古尊今和名正言顺文化传统的影响,希冀其渊源远古、弥足珍贵和根红苗正能达完美的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的得道境界。并非指黄帝时期产生的著作。假托黄帝之虚名,强调该典籍在中国医学领域“医术之源,医经之宗”的重要地位。“内”字充分说明了中国传统医学的精髓之所在。《黄帝内经》的医学理论以藏象为基本思维方法和认知手段。明张介宾曰:“象,形象也。藏居于内,形见于外,故曰藏象”。中医普遍认为“有诸内必形于外”,脏腑组织的机能活动是可以通过体表的各种现象得到体现和表达如面诊、手诊和眼诊。
二. 书名英译的研究述评,美而有憾
《内经》内容专业性强,语言文字的时代特征浓郁,其内容信息对绝大多数从事英语翻译的学者来说都已是难以逾越的学术高峰。目前《黄帝内经》英译的研究重点有标题名、语篇名、中医术语的译法讨论和翻译《黄帝内经》内容时采用的翻译原则讨论如:翻译描述性研究、译者主体论、读者接受理论、翻译适应选择论、阐释学理论甚至生态翻译学视角。
长期以来,《黄帝内经》名称的英译极不统一。兰凤利[2]175对黄帝的英译方法进行了专门的考证。认为黄帝是古中国文化的一个特定称谓,与颜色没有关联,也不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黄帝被众多翻译者约定俗成的翻译为Yellow Emperor是不准确的。他建议直接音译为Huangdi 并添加注释:the earliest ancestor of Chinese. 他还对“内”字做了分析,并以《汉书艺文志》和《医籍考》为依据否认了“内”字与内科医学有关。兰凤利还以《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对canon和classic的英文释义为基础认为“经”的准确英文应为Classic. 他提供了自己的英译版本:Huangdi’s Inner Classic. 李照国和兰凤利的观点大致相当,但李照国[3]5应用五行学说解释了“黄”字,并找出了三皇五帝中“帝”的英译法为“Lord”。两人都认同有一本完全亡佚的《黄帝外经》的说法。李照国没有给出自己的英译版本,而是指出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或 Huangdi’s Canon of Medicine 非国际标准化的英译,他赞成音译为Neijing. 刘伟则对《汉英中医辞典》中《黄帝内经》的英译名做了全面的诠释。他指出了“黄帝”和“皇帝”的严格界线并从英汉回译的角度认为:Yellow Emperor是黄色的皇帝与“黄帝”本意所指相差甚远。他认为应该翻译为:Huangdi’s Canon of Internal Medicine. 王继慧[4]162则全面收集了刘伟和兰凤利所提到的《黄帝内经》书名的翻译版本,并列表对比呈现。她采信了兰凤利的观点:表中各种译法均有误译,而误译显然是由于译者对经典著作的中医学文化内涵缺乏了解造成的。
三. 推陈出新,书名英译新方
《黄帝内经》如何通过翻译学者的努力更好地走出去,并将其中的中医知识让西方读者学习应用,同时接受其蕴涵的中华文化,是其英译研究的重点和意义所在。西医知识是主流的西方医学文化,英译中医典籍的受众少,窗口小,经常被边缘化,甚至被质疑其科学性,处于西方图书市场的边缘。书名高度提炼和生动体现了书的主要内容,是书给读者的第一印象,是书能吸引读者的灵魂。《黄帝内经》的英译书名不仅要体现自己的文化特色和主题内容还要发挥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最好代表作文化符号的作用,散发中医学和中国传统哲学的吸引力,激起世界各国的对于中医药文化兴趣,达到文化传播的目的。
真实性,知识性,文化性和忠实度应当始终是我们翻译中国古文化典籍的指导原则。按照上述翻译原则和翻译目标,我们对上表的译文进行详细评析。20年代的英译名一直为湖南中医学院采用。译法直接,意思清楚但对标题本身的信息进行了省略,完全忽略了《黄帝内经》的文化性,不能体现该书历史感和文化积淀,需要改进。很多学者都不认同Yellow Emperor这个译法。对于对中国文化缺乏了解的英文读者来说,很难理解黄色的皇帝是中国人祖先的这种说法,歪曲了“黄帝”的文化意义。《汉英中医辞典》的译法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黄帝这个特殊的历史人物没有完全出现,使译名逊色不少。刘伟就撰文批评了《汉英中医辞典》的译法,他使用了直接音译的Huang Di。汉语拼音Huang Di让读者知道这是个专有名词,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物,但不知道这个名字究竟有多少分量。但他对名字的直接音译应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黄帝”是上古人民对轩辕氏的尊称,是历史传承的文化符号,英译时应作为整体,不可分开翻译。
兰凤利,罗希文和张庆春的英名都采用了音译专有名词,借以突出中国文化的方法。罗希文直接英译法得到了李照国的肯定,认为是翻译的一大进步。这背离了翻译研究的宗旨和原则。对于完全不懂汉语拼音的西方读者来说这样的翻译只能是无效的翻译,既不能体现该书的内容,也不能反映该书的重要地位,更不可能激起西方学子克服困难,坚定信心学习中医的精神。兰凤利的翻译就汲取了众多学者们的研究成果将《黄帝内经》的翻译为“HuangDi's Inner Classic”。这个译名从翻译研究和字面信息传递来说完美,字字相关,面面俱到,但最大的缺憾是没有体现出书的性质。张庆荣教授的译名应该是目前最为完美的译名,音译保留其本色,加注释突显其文化传播的价值,是外国读者一眼看出其性质,完成书名最重要的功能。但正如我们在前文研究中指出黄帝其实是假托之名,今之译者没有必要争论黄帝或者皇帝这个概念在该书成书之前是否出现了,因世人尊古贱今,为道者托于黄帝而显其尊贵。基于上述讨论,笔者对《黄帝内经》书名的翻译为:Huangdi Emperor’s Inner Classic of Medicine.
四. 结语
已有许多研究者进行了多重考证以探求《黄帝内经》这四个字的真正的内涵和外延。字字斟酌,层层剖析,并对一个或多个《黄帝内经》名字的英译版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研究或对比研究,使得真理越辩越明,让《黄帝内经》名字的翻译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很多版本虽有瑕疵但有自己的特点。虽然翻译的年代跨度较大,但整体质量很好。笔者综合了众多翻译版本的长处提出了自己的翻译建议,希望对中国文化走出去,为后来的中医翻译研究者提供借鉴。
参考文献:
[1] 张登本,孙理军.全注全译《黄帝内经》[M] 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8:5
[2] 兰凤利 《黄帝内经》书名英译探讨 [J]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4(2):175
[3] 李照国 《黄帝内经》英译得失谈 [J] 中国科技翻译2009(4):5
[4] 王继慧 《黄帝内经》书名英译探讨 [J]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1(9):162
 
 
 

本文由兰州教育学院学报整理

 
《黄帝内经》书名英译研究

主管单位:市教育局

主办单位:兰州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8-5823

国内刊号:CN 62-1145/G4

刊期:月刊

开本:16开

语种:中文

刊社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儿湾路191号

投稿邮箱:lzjyxb@163.com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