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拍卖第四十九批》的后现代文学魅力解析

2019-11-01 13:57:50

 

摘要:托马斯·品钦是后现代美国著名小说家之一。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映射了当今世界的一些问题。本文所研究的《拍卖第四十九批》是品钦的代表作之一,作者通过对主人公身世的叙述,揭示了后现代世界的真实性。本文在讨论后现代不确定性过程中,通过研究品钦创造性地分析、反映和讽刺的写作手法,表明品钦战后对美国社会的理解。
关键词:品钦;《拍卖第四十九批》;后现代;不确定性
一、托马斯·品钦文学地位与创作特点概述
托马斯·品钦,1937年5月8日出生于美国长岛,在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长大,青年时期曾经在海军服役过两年,这为他日后对战争的看法提供了一定的现实基础。品钦的写作才华在他中学时期已经显露出来,在他就读的牡蛎湾中学,品钦经常发表一些短篇小说。1953年品钦完成了他的中学学习生涯,成功考进了康奈尔大学学习工程物理专业,但是进大学不到两年,他便退学了,正是在这个阶段,他进入了海军服役,直到1957年品钦才再次回到大学,完成了他的英语学位,在这个时期,品钦与他的朋友帕特里克共同创作了音乐剧《MinstralIsland》,同年品钦也以个人身份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说《细雨》,受到了大学校友的普遍喜爱,以此为基点,品钦开启了他自己的文学创作道路[1]。品钦被认为是一位具有代表性的小说家、后现代主义批判者。他的小说常充满着个人特色,读过他小说的读者能够看到他对社会的意义和秩序的理解。他的小说比较严谨并且具有较高的科学性,例如在表达自己的感情或者历史态度时,品钦并不是单纯运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而是在通过其探索当代西方的实际情况,用喜剧或者幻想的创作方法对之进行再次创作,通常其中包含了许多学科的内容,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作品混合因素比较多,弹道学、工程、化学、数学都属于他的写作范畴[2]。随着时代的发展,品钦的作品终于受到了欧美文学世界的认可,并且针对他小说中关于战后美国社会的冲突与弊端及其根源的分析有了新的定义,那就是后现代主义审美创造。品钦文学作品不仅对科学的认知、对流行文化会进行无序的排列,而且就小说本身内容来说,其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物,读者不仅要了解文学,还要有巨大的知识储备。正如美国著名文学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所说:“品钦超越了所有美国作家,品钦最大的写作天赋就是他对写作元素强度的控制力,再加上他独有特色的创作方法,使得他的作品创作欲望如此旺盛。”布鲁姆还曾经暗示,品钦有可能成为继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和塞缪尔·贝克特后最优秀的后现代主义作家,也许在未来我们回忆20世纪文学时,托马斯·品钦的作品能够很好地反映出美国国家的发展情况,也最能体现美国精神。有人说过,文学作品的出现,通常是为了表达作者对于事物或者相关事件的看法,但是品钦的作品是从美国普通人角度出发,描写了他们对于美国社会的看法,正是这样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阅读他的作品,特别是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他们读品钦能够切实体会到文字中的乐趣,仿佛置身于书中描写的那种时代生活和文化氛围之中。与自己的作品相比较,品钦的个人生活就显得非常低调了,品钦不和记者联系,这样就使得读者对于他的私生活不甚了解。《纽约时报书评》就曾经把品钦描述为生活在墨西哥的“隐士”。品钦是一位伟大的“背叛”小说家,所谓的背叛就是他在作品创造过程中从不会去讨好读者,相反的,读者和媒体对于他创作之后的“消失”要报以尊重的态度。如TonyTanner所说:“几乎在同一时刻,他成名了,看不见了。”我们被品钦的艺术所驱使,在阅读过程中需要重新考虑我们对事物连接方式的基本假设。只有这样,在面对更好的文学作品时,我们才能以一个冷静的态度去理解[3]。
二、《拍卖第四十九批》的后现代特点研究
在分析《拍卖第四十九批》的后现代文学魅力之前,我们首先对这篇小说的后现代特点进行分析,托马斯·品钦的作品《拍卖第四十九批》中,主要是通过母题的不确定性和语言的不确定性来实现创作的。下文就从主题的不确定性以及语言的不确定性两个方面来讨论。
(一) 母题选择的不确定性
戏仿是后现代主义小说常见的文本策略,以嘲讽、轻蔑的口吻对传统的神话或经典“肆意”篡改,从而颠覆权威、消解中心。琳达·哈琴把后现代主义文本中的戏仿定义为:“带着一种批判的反讽距离的模仿。”[4]“戏仿是一种游戏,一种灵感。”后现代作家们纷纷以此解构“母本”。品钦在《拍卖第四十九批》中,对“追寻”这个古老神圣的母题和情节结构做了戏仿,以此来揭示在“上帝死了”之后,传统和经典在后工业化社会是如此可笑和荒谬。“追寻”是人类不可或缺的生存动机。《圣经》记载了人类祖先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后,初次踏上了“追寻”的征程;《浮士德》描绘了与魔鬼订立契约的浮士德为了探索人生的理想以及理想如何实现,开始了上天入地;浪漫主义作家们也不断呈现为了理想而追寻人生内涵的文本世界。人类历史是一部螺旋式的成长史,其成长史上不断留下“追寻“的足迹。但每次“追寻”的目标永远在前方,即使咫尺天涯,仍如“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即。英国作家奥登说:寻找一颗丢失的纽扣不是真正的追寻,追寻意味着寻找经验之外的东西。人可以想象那是什么,但这想象真实与否尚待追寻的结果来证实。“追寻”之所以成为重复出现的“意象”,正在于它“把人的主观个体经验转化成具有历史意义的象征性表述。”的确,生命的意义在于追寻,而不在于最终的结局上,也只有通过神圣的追寻,才能找到人生的真谛。然而,古老的“追寻”母题在品钦的作品里却成了戏仿的对象,再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庄严、神圣可言。因此传统的骑士、英雄们也成了无稽之谈。小说女主人公奥芭莎太太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后现代社会可悲、可怜的小人物,失业、婚姻不幸福、患得患失,却意外被提为大遗产的执行人,开始了所谓的“追寻”之旅。她踏遍美国西岸的征程不啻是在上演后现代“追寻”的闹剧[5]。与传统“追寻”主人公相比,女主人公奥芭莎太太没有亚当的智慧和果断,没有骑士们坚韧不拔和顽强斗志,没有浮士德的上天入地探索人类真谛的勇气。她婚姻不幸福,虽受高等教育却无所事事,还是一个一直被偏执狂症缠绕着的家庭主妇。她与另一遗产执行人在汽车旅馆邂逅并私通,她懵懵懂懂,不知所措踏上追寻的旅途,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世界。当传统的英雄们为追寻理想、终极目标勇于挑战命运、而不惜牺牲、一往无前时,奥芭莎太太却开始了怀疑,怀疑这一切是否真实,怀疑这一切是否是个骗局。品钦刻意制造了后现代工业社会精神荒原的闹剧。当主人公耐心等待第四十九批拍卖品拍卖时,却戛然而止。追寻变成了无意义,“怀疑”成了悬念。同时,品钦在创作过程中颠覆了传统侦探小说的情节结构设置。读过一些传统侦探小说的人们应该了解,传统的侦探小说通常会以离奇的情节来吸引读者,随着最后结局的公布,会使读者感受到一种“恍然大悟”的清晰感[6]。但品钦的小说《拍卖第四十九批》只是借用了侦探小说的情节外壳,描写奥芭莎夫人不断收集信息,并不停地追踪那些神秘的邮政信息,但在最后,作者似乎故意与读者开了一个玩笑,其实这种写作方法在其他作家的小说中也有所表现,品钦在创作过程中处处为读者设计悬念,每次都收集新消息,这似乎暗示着奥芭莎夫人离她的使命更近,事实上,却没有交代相对于最终结果以及这些信息有什么用途,反而给读者带来了更多的麻烦和不可能性,使读者感到困惑。
(二) 语言应用的不确定性
在后现代世界,语言成了主体。文本构建再也不受作者的控制,只是纯粹受语言自身逻辑左右罢了。法国当代著名的文论家罗兰·巴特认为,后现代作家不是运用语言作为工具来表现自己的思想、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表现自己想象的人,而是“一个思考语言的人,一个思想家兼语言家”。当代写作已经从传统表达自身的意义当中解脱出来了,不再是“一一对应关系”[7]。在小说《拍卖第四十九批》中,作者品钦运用很多后现代小说的写作技巧,可以说这是一次大胆的“语言游戏”尝试。具体来说,在《拍卖第四十九批》中,托马斯·品钦运用了不确定性、暗喻等语言技巧,在叙事风格上采取了双关以及矛盾语法叙述,使故事呈现出一种不确定性、模糊性的风格。正如著名文学评论家伊哈布·哈桑所说,在《拍卖第四十九批》作品中,作者对于后现代主义环境的描写采取了并列关系,放弃了传统的主从叙述手法,大量运用暗喻描写,他们追求所谓的悖谬、悖论,只因为在他们的意识形态中,认为自己周边的世界过于肤浅,没有值得去深究的价值,所以作品通常显得比较平面化,同品钦相同,很多后现代作家都不以曲折的故事(或者情节)作为小说创作的目标。如小说讲到“那么怎么会有邮递喇叭呢?”[8]作者并开始娓娓道来:60年代初,约约戴思厂有个管理员———这人7岁起严格受到一种末世学的教导,别无他求,目标就是职务和死亡,所受训练使他只会在他一无所知的专门备忘录上签字和承担厂里某一专门工程因技术原因遭到失效的责任,而失败的原因还得先让人专门给他解释清楚……当想到自寻短见时,“问问人家像他这样处境的人,有没有正当理由不自杀。他精明地假定自杀的人是不会给他回信的,那回信的只有那些不主张自杀的人。”然而,他用望远镜看着邮箱,从这点可以看出这句子中的逻辑矛盾,正如上述提到的,在后现代叙事描写中,为了增加作品的荒诞与多意性,作者通常都会这么处理文章结构,这样恰恰反映出了在那个工业后现代时期,强度过高的劳动环境带给人们的困扰,但是贯穿整部小说的那几个“神奇”字母———W.A.S.T.E的意思是什么呢?小说始终没有明确表达出来,只有通读全文后对着这几个字母笼统的裂解,到底“W.A.S.T.E”隐藏着无限的生机还是死死打不开的结呢?[9]是作者布下的无言的局吗?我们无法考证。
三、《拍卖第四十九批》后现代文学的魅力
表现无论是什么形式的小说,要想分析它的魅力特点,对小说中的文字与符号意义进行研究都是非常重要的。随着语言的发展和符号形式的改变,作者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会通过各种语言形式被读者所接纳。如果说语言是一部小说自足和自律的保证,通过语言能够强调小说功能与定义世界,就是其文学魅力的具体表现途径。所以本文对《拍卖第四十九批》这篇小学的魅力分析,就主要从文字与符号的体现入手。每一个字符、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系统、每一个场景、每一个故事,整个符号连接在一起,以揭示小说的内涵[10]。美国哲学家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和瑞士语言学家弗迪南·德·索绪尔对于小说语言符号学有着比较深入的了解,他们概述了“符号”这个术语,认为语言符号学是以语言学为例,把它的基本概念应用于其他领域,从而表现社会文化生活领域以及作者关心的社会系统,他描述了两种关系:符号与组合的可能性之间的对比(或对立)创建更大的单元。符号学试图使隐含的知识显性化。因此,它需要读者不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去阅读相关信息,而是作为一个理性的分析者,通过所储备的知识库解释文本。要想具体解构《拍卖第四十九批》的后现代不确定性,就需要对其中的符号内涵进行研究。
(一) 语言代表事物的创作魅力
在《拍卖第四十九批》中,品钦处处体现了符号在语言描述中的作用,无论是符号本身还是其所代表的内容,都是通过小说漫长的铺垫而成的。具体事物的符号的确定只是小说中的表达形式,所谓一个词的固定意义和它的起源被一个庞大的系统网中的代码所取代。此外,新的意义不断出现,语言符号成为一个越发深奥的含义载体,其中的终极意义永远遥不可及。《拍卖第四十九批》中主人公奥芭莎,混乱的迹象出现在她调查的过程中,用视觉符号写在浴室的墙上,从17世纪复仇悲剧的神秘线索追溯到另外一种含义,如汽车旅馆标志等[11]。此外,专有名称作为代码被赋予新的含义和区别。根据上面所定义的模式,文本充满了“符号”。在小说中,奥芭莎发现自己卷入了自己男朋友设置的某场阴谋之中,这位名叫皮尔斯的加利福尼亚房地产大亨,在他死后用奥芭莎名字作为了自己遗嘱的授权人。很快,她明白了,尽管皮尔斯在生意经营过程中曾经损失了二百万美元,仍然有大量的资产和足够的资本,使之后的工作能够顺利进行,然后获得更多的利益。奥芭莎无奈地离开了她生活已久的加利福尼亚北部郊区,只为了完成皮尔斯的遗愿。从这里开始,书中的一些符号开始出现,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JohnJohnston说:“也许最神秘的就是奥芭莎的响应,几乎是潜意识的,符号本身的突然产生一个奇怪但来源非常明显的模式,熟悉的事情重演,但有明显的差异、偏差或变形。”在小说的各种符号中,“Tristero”是最重要的,它似乎无处不在,特别是在人物交流过程中,奥芭莎似乎发现越来越多的线索藏在暗处,她称这为电话线,只有找到组织的真实性,她才能揭示意志的秘密,答案似乎是躲在一个固定的标志里,而这标志投入在一连串的标记中[12]。
(二) 符号解构内容的叙事魅力
在《拍卖第四十九批》这部小说创作过程中,作者为了提升小说的巧合性,采取大量的符号创作手法,每一个符号都代表了一个问题,符号之间互有联系,最终形成了一个一个立体式的文学结构。就像JohnJohnston说的:“在整个小说当中,主人公作为所有符号的中心点,她的所有遭遇都在向其他符号传递着信息,因此对她的结构解析是非常重要的。”通过JohnJohnston的分析可以看出,奥芭莎作为一个主要塑造符号,她所接到的担任遗产公证人的消息就是个符号点之间的作用力,造成了一系列不确定的人际关系,对于故事的发展有着重要作用。
四、结语
本文通过小说《拍卖第四十九批》分析了托马斯·品钦后现代创作的特点,其目的是帮助读者了解更多的相关作品。美国后现代小说的知识与美国后现代社会揭示品钦小说中的两个问题:语言的渲染和当代艺术的不确定性。品钦对人性和历史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作品对之都进行了深刻揭示。除了科学,品钦也通过其他形式的艺术来确立他的主题,如电影、歌剧、卡通、漫画及其他,都深受后现代不确定性的影响,希望在未来能有更多更好的作品与读者见面。
[参考文献]
[1]卫香香.弹跳中的信息世界———品钦的熵化空间[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5.
 

本文由兰州教育学院学报整理

《拍卖第四十九批》的后现代文学魅力解析

主管单位:市教育局

主办单位:兰州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008-5823

国内刊号:CN 62-1145/G4

刊期:月刊

开本:16开

语种:中文

刊社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儿湾路191号

投稿邮箱:lzjyxb@163.com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